鉴定所

广东食品药品职业学院职业技能鉴定所

招生信息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资讯

转广东人社【人才】“前孵化器”是个啥玩意?看看“千人计划”科学家的实践

【人才】“前孵化器”是个啥玩意?看看“千人计划”科学家的实践

2015-09-08 

 

【前言】对大多数人而言,“前孵化器”还是一个相对陌生的概念,然而它的来头却不小。2013年,广东省出台《关于大力发展“前孵化器”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大力推动前孵化器建设,争取在1至2年内,建设10个以上前孵化器试点,催生500家创新型科技企业,成功转化2000项科研成果,培养10000名创新型人才。光看这些数据,您是否也像小编一样“不明觉厉”?为进一步了解“前孵化器”,小编专门走访了“前孵化器”概念实践者——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谭文。

 

 

 

 

接地气的谭文教授

 
 
 

 

常以为“教授”、“科学家”这类人才总是浑身散发着“高冷”气息。在普通人的印象里,他们一般都是戴着厚厚的眼镜,每天不是在实验室,便是在赶往实验室的路上。总之,这些顶尖人才就如“来自星星的你”,实在离我们太远了。不过,随着科学在社会上的不断普及,也许你会发现,高端大气的科学家们其实也很接地气,比如谭文。

采访约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地点是华南理工大学谭院长的办公室。一身风衣、休闲裤,一双深啡色皮鞋,外加温文儒雅的笑容,谭院长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问谭院长可以让我拍些照片吗?他却打趣道“可以,不如我们也一起合个照吧,等你以后出名了我还可以蹭一个”。 说好的“高冷”呢?!

 

都说每一个成功人士的背后都有一段奋斗史,谭院长也不例外。留美期间,谭文主攻药理研究,先后在哈佛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名校的医学院从事科研工作。回国后,谭文开始创办研发企业开发新药。在创业过程中,由于经常需要与政府部门、高校、高新区等部门打交道,这些经历让习惯搞科研的谭院长深切体会到在国内做研发性企业是“多么痛的领悟”,另一方面,也让他对国内高校资源和现状以及企业科技发展的需求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伟大的科学家总有一股促进社会发展的天然使命感,于是从4年前谭文出任华工生物工程学院院长时起,他便树立起“希望开放高校资源来推动社会科技发展和经济转型”的设想,“前孵化器”的理念便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提出来的。

 

 

填补孵化器高门槛缺口的“前孵化器”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创造了连续34年经济平均增速9.8%以上的经济奇迹,并在2010年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随着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要素条件发生变化,传统的粗放型增长模式受到严峻挑战。为此,党的十八大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要以技术发展、技术创新促进经济发展,而加快发展科技型中小企业,正是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的重要载体和抓手。“在国外,创新的主要驱动是中小企业,而不是大型企业。很多大企业满足于现有利益而没有强烈的创新欲望”谭文指出,“95%以上的创新都由中小企业来完成”。

 

然而,目前我国的科技研究资源大多集中在大型企业、科学院、高校,中小企业基础相对薄弱,“海外归来的高端人才想创业,刚起步时只有好的想法和经验,缺乏资金和团队。通常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准入门槛高,而且孵化的是企业,需要完整的商业计划书、专利、初步产品或成熟项目、团队和资金等等,刚回国的人才难以达到此门槛,便出现了想创业的高端人才和开发区对于新企业进孵化器要求之间的GAP(缺口)”谭文介绍到,如今这个GAP可以由前孵化器来完成,因为前孵化器所孵化的是项目而不是企业。“把高校资源利用起来,让有创业想法的高端人才进入到高校这样的资源集聚具有创新环境和条件的平台里,将创业的技术想法和早期项目在高校进行前孵化,把创业者的想法变成专利,技术变成产品,人才变成团队,从而催生中小企业群体。”

 

 

人才、高校、政府多方共赢

 
 
 

 

谭文多次提到,高校资源是公共资源,选择在高校搞“前孵化器”,主要就是看中高校所集聚的巨大资源,“高校首先有平台,国家对教育有持续的投入。另外,高校有教授、专家团队,还有大量研究人员,这些资源都不是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所能够具备的。” 对于人才而言,“利用高校前孵化器,有想法的科学家就可在最短时间内去对自己的项目进行初创性的研究,这样投入最小,成本最低,速度最快。”

 

从高校层面来说,有创业想法的科学家到学校当兼职教授,以讲座形式进行授课,打破了以往重理论轻实践的教育内容和模式,和学生分享自己产品的技术背景、产品开发的过程、对社会需求的看法等等,将创新的文化、先进的技术带到高校,将产品开发的理念与学生分享。“通过让这些有创业想法和需求的海外科学家带领学生科研、转授技术,让学生了解国内外市场的技术需求,能很好地解决学校科学研究和经济社会需求相结合的问题,让学生通过参与,学到第一手的技术和知识,同时也解决了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的问题。”此外,谭文认为,通过“前孵化器”把有创业需求的科学家引进学校,还能为学校教师队伍不断注入新的血液,促进现有队伍水平的不断创新与提高。

 

从社会层面上看,“‘前孵化器’还能很好地帮助政府规避投资风险,同样的资金投入,却可提高项目成功率和扩大资助规模。”谭文讲到,开发区与“前孵化器”联合组成评估委员会,选拔优秀人才和项目立项,并出资让他们在“前孵化器”做验证性研究,一般是30%的立项项目投入资金。将立项项目30%的资金供他们做“前孵化器”研究,“前孵化器”专家委员会对项目进行长时间的动态评估,并在一年以后对项目进行最终评估,形成可行性报告,供开发区参考是否继续。经过长达一年时间的验证,再决定是否把剩下的70%的钱拨给这个项目,然后进入开发区的孵化器进行进一步孵化。

 

谭文告诉记者,“通过‘前孵化器’,开发区虽然投了钱但实际上是省了钱;从学校来说,虽然提供了资源,但增加兼职教授,带来了创新的文化,国家也没有增加额外的教学费用,但引入了地方的研究资金和项目,提供了新的教学内容和模式,所以这些都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条件。”

 

 

高端人才是人才引进的“线头”

 
 
 

 

谭文告诉记者,对于人社系统而言,前孵化器是高端人才引进的平台。“人才引进不能靠单纯的‘赎买’。若高端人才的想法不能实现,他是呆不住的,给他多少钱,多少服务,对他都没意义,他最关心的是自己的产品能不能做出来。对高端人才而言,最需要的还是科研条件和科研环境,学校恰恰就能满足这种需求。” 谭文认为,目前中国最缺乏领军人才,“在人才引进方面,高端人才是‘线头’。如果把高端人才引进了,自然会围绕高端人才形成中端人才群体,逐步形成一个人才团队。围绕前孵化器,更多的人才、科研项目和经费就会向这里集聚,从而带动科学水平的进一步提升,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过程。”

 

小编手记
 

 

 

透过采访,谭院长还有他的“前孵化器”也渐渐揭开了神秘的面纱。正如谭文介绍的那样,高校前孵化器的目标就是要把高校变成一个社会创新引擎,通过丰富和开放科技平台,形成科技成果转化的完整链条,促进科技转型和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同时,前孵化器也可作为一种教学模式,促进和引导高校师生为科技发展和经济社会需求服务,变成推动教育体制改革的一个载体。

 

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强调科技创新是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必须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建设前孵化器,助力科技项目的健康成长,催生科技中小企业群体,正是走创新驱动、内生增长道路的重要载体和抓手,是符合广东省实际、有利于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有益探索。让我们共同期待前孵化器的成长,为广东省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可喜改变。

 

 

作者:卫胜岚

来源:广东人才

 

 

 

《广东人才》新版上线,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原文”

 

 

 

 

 

 

 

 

 

 

 
 
 

 

感谢您关注广东人社官方微信!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朋友们吧! 
如果您尚未关注,欢迎通过下方的二维码和微信号来关注我们。
广东人社:gdsrstxcc
 
 
>长按图中二维码,三秒关注:广东人社